Ao XuWu

【尤勇】突然日子没法过

幸一—我大概也是个过气写手了:

.尤勇动物拟,因为不太懂这方面的于是就直接拿本土的动物充数了
.没想到毛子那边本土犬居然是哈士奇,田园猫超可爱 
.ooc属于我勇利属于尤里  
.感谢观看www 
  
  今天,我的家里多出了一只猫和一只狗。
  这不是我养的,而是我家基友托付给我的,因为她要出远门,走的时候死乞白赖的拉着我说一定要照顾好它们。妈的,人不如宠物系列。
  狗狗是只哈士奇,名字叫尤里,看起来超帅。猫是只日本田园猫,名字叫勇利,看起来乖巧到爆炸!【事实上也的确很乖巧】
  养了几天之后,我就怀疑我基友养了假宠物。
  #这不是我认识的哈士奇和猫主子#
  尤里不仅不像其他的哈士奇那么二,而且高贵冷艳,比勇利还要像猫,也就是对勇利稍微温柔一点,对其他人,科科,不说了,都是泪。
  勇利是天使!!!不仅长得乖巧,性格也超好,一点都不像喵星人那么难伺候,可爱到爆炸!不过平时看起来懒懒的,偶尔喵呜一声简直可爱极了。
  但是今天,我发现它们还可以发狗粮给我。
  #突然日子没法过#
  今天下午我本来在屋里打游戏,勇利和尤里都在外面,我打算出门倒水的时候,看见勇利趴在尤里身上,努力蹭尤里脖子。
  我当时就觉得可能有啥事情发生,于是机智的没出去,将门打开一条缝,偷偷观察。
  勇利努力地立起身子,不断地蹭着尤里脖子,场面简直萌的不行。尤里故一脸高贵冷艳,但是身后不断扑腾的尾巴早就暴露了它【冷漠】。
  过了会,勇利大概是站不住了,就跌了下来,安静的蹲在尤里面前,看着它。
  尤里的目光随着勇利落下的动作一起旋转。
  尤里终于还是没忍住,拿爪子拍了拍勇利的头。
  在一旁看的我心情复杂。
  #有生之年居然被宠物发了狗粮#
  #再次突然日子没法过#
  #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#
  #这对cp好像也很……萌?#
  总之最后,我拿起手机,打给了我基友,义正言辞的表示,快点回来,来互相伤害啊。
  总不能只有我一个单身狗瞎眼你说是吧。【手动再见】
  
    

【维勇】我的恋人在说谎

不里:

♡年龄设定维16×勇24,年龄会随剧情增长
♡依旧深夜更文
♡我已经努力改进了,没有文笔辣眼睛系列


1.第一个谎言


"雅科夫,真的抱歉,我不能帮你这个忙。"


"拜托你了,除了你我想不到更合适的人选。"


"我不能这样做,这违反了……"


"勇利,维恰他只有16岁。"


"……那他父亲什么时候过世的。"


"两天前。"


"你要多久?"


"两年。"


"好吧。"


"谢谢你,勇利。真的谢谢……"


"不必。"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维克托第一次见到勇利是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。


在父亲去世后,他剪去了长发。他还记得当时他与父亲还曾为他的头发经常发生争吵,现在,已经没人在意自己的头发了。父亲去世后的短短三天,他尝遍了人情冷暖,大家都想从家产里分一杯羹,却又不想抚养已经十六岁的自己。


"噢,雅科夫那个骗子,你哪里是个孩子,维克托。"


维克托看着眼前这个人,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是个亚洲人,书生气很重,看起来他是个学生。


"我叫胜生勇利,雅科夫说你暂时由我来照顾,维克托。"说着,勇利笑着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,维克托一把挥开了勇利的手。


勇利看着维克托冷漠的表情仍然挂着温和的笑容:"维恰,别这样,你不是个孩子了。你父亲的遗嘱里说得很明白,你十八岁以前,财产由雅科夫代为打理。你现在就是个身无分文的人,即便你成年了,我也不认为你拥有马上能照顾自己的能力。"


"和我回家,维克托。"


维克托提着行李坐上了勇利的车,他知道,勇利说的对,自己根本别无选择。


"维克托没结婚么,明明都已经十六岁了,你们俄罗斯人不是十四岁就可以结婚么?没人要?"勇利调笑着。


回应勇利的依旧是死寂般的沉默。


看起来雅科夫说的是真的,维克托,自从自己的父亲死后,就再也没说过话,连一个音节都没发出过。


"我今年二十六岁,是个公司的小职员,赚的不多,所以即使你现在正在长身体,我也希望你能体谅我,少吃点。"


勇利看到维克托怀疑的眼神,说:"孩子,别这样看着我,我真的二十六了了。我大学毕业后工作三年了。"


维克托把头扭向车窗,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树木,仍旧一言不发。


"在别人帮助你的时候,你首先要学会说谢谢,还有,你自己剪的头发真丑。"


维克托像自闭症患者一样,不理勇利,默默的玩着控制车窗的按钮,看着车窗上上下下。一路无话。


终于,到了勇利的家,维克托提着自己的行李在勇利的指引下找到了客房,默默整理着行李。


勇利看着维克托整理行李的背影,想了想说:"我帮你是因为你父亲曾经有恩于我。"


如同勇利所料,维克托身形一顿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
勇利继续观察着维克托说:"至于是什么恩情你不必知道,我帮你是因为你父亲,所以你可以不对我说谢谢,但是我希望你学会在别人帮了你时说一声谢谢。"


维克托终于转过身,直视着勇利。这是今天维克托第一次给了勇利一个正眼。


"我不是你父亲,所以像你父亲一样给予你父爱,我做不到。但是你不听我的话,我可以揍你,这一点,我不需要是你父亲,我也能做到。"


勇利屈起手指敲了敲门框,说:"所以,下次记得对帮助你的人说谢谢。"


勇利转过身,正要离去,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:


"谢谢。"


这是维克托自从他父亲去世三天来,说的第一句话。